风澜漓渊

腐女

一心摸鱼……
渐变色的泥好难用QAQ

【泉岚】舞台背后


食用说明:
☆一旦开了挡都挡不住的脑洞系列,短篇小甜饼?
☆舞台剧小演员衍生梗,包括松舞和微量刀舞
☆文笔渣,话唠,烂尾?肉渣…吧?
☆任何问题请及时指出,鞠躬感谢~

        “大家今天辛苦了,以后请继续加油~”濑名泉像往常一样忍耐着演出过后的疲惫,脸上挂着公式化的微笑,认真向周围的人道谢。直到目送最后一个工作人员离开化妆间,才放任自己向椅子上倒去。
        指节轻轻叩响桌面,濑名泉向一旁的恋人看去,“我们也回家吧,鸣君。看在你今天表现不错的份儿上,时间还早我们可以去那家甜品店。”听到这样“赦免”的话,换作往常的鸣上岚恐怕早就扑上来予以他“爱的奖励”,然而预想中的声音并没有响起。
        濑名泉又敲了敲桌子,“鸣君?”依然没有回答,等他不耐烦的转头,才发现本应在演出后呆在自己身边的恋人并不在房里。
        “啧,又跑去哪里了啊鸣君那个白痴,舞台上还嫌不够累吗?”一边抓了抓头发,濑名泉一边任由身体向门口移去。手还没碰到门把手,门已被另一只手打开,鸣上岚走了进来,舞台上的妆容未卸,在灯光下更显柔和的五官此时却看不到一丝温柔笑意。
        “不是说了离开要说明吗?鸣君还真是不听话啊…”尾音被刻意拉长,带着濑名泉特有的暧昧气息,只是另一个人对此并不感兴趣,只将手中的本子默默递到了濑名泉眼前,“这是什么?剧本?”
        伸手将那本剧本接过,封面写着导演与制作的名字,这本剧本虽然和演员们的封面差不多,但内容其实更加详细,包括每天即兴发挥的部分,都有些许提示,不过这对舞台上的演员们并不是什么大影响,濑名泉有些不明所以地看向鸣上岚。
       “这个,泉酱就没有什么解释吗?”明明是一本正经质问的样子,濑名泉却只觉得对方发红的耳尖可爱得要死。
       “泉酱又乱改词了吧?剧本原来的台词可不是那样的。”“哈?突然忘词的临场应该很常见吧?鸣君不是也喜欢改词吗?爱加戏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啊。”对于濑名泉的无所谓,那双紫色的瞳中满是羞恼,“但是,‘别出来’这样的台词,泉酱到底怀着什么想法才说出来啊?”
        “鸣君是在责备我吗?舞台上可是配合得很好啊鸣君~”本以为有什么大事,没想到是来自鸣上岚的别扭,这让濑名泉难得起了逗弄的心思,几乎毫不犹豫地“反击”起来。
        “一开始说着不要,最后还是说出来的人可是鸣君自己啊不是吗?在舞台上转身时鸣君也笑场了吧,明明觉得很有趣的吧?那种话鸣君也很喜欢吧?”一连串的反问让原本还气势汹汹的鸣上岚瞬间软了几分。
        “泉酱都在说什么胡话啊?谁…谁会喜欢啊…人家还不是为了演出吗?冷场的话很惨的……”在濑名泉似笑非笑的目光下,鸣上岚的声音愈来愈小,耳尖的红色大有向脸上蔓延的趋势。他从不知道,濑名泉也有这样流氓的时候。
       “怎么,没有办法反驳了?鸣君也觉得这样不错是吗?”若论言语,从前上学两人还未在一起时,鸣上岚还可凭着某人的执念胜上一分,至于现在,多年的同居经验已足够濑名泉将他完完全全握于掌心,“说起来倒是提醒了我,鸣君最后的行为是不是也该解释一下?”
        身体被濑名泉拉入怀中,手臂环绕,将鸣上岚牢牢地固定在腿上,蓝色的眸中染上了三分危险。“鸣君摔我的时候可是毫不留情呢,何况……”
        何况?感觉到一只手顺着衬衫划过后腰,鸣上岚的身体僵了一下,不觉向前倾了倾,就被捉住了双唇,“唔…泉…泉酱……”在腰后游离的手掌慢慢向下,穿过腰带虚虚握住了那团软肉,因为演出的缘故,近两个月未曾被如此触碰身体轻轻颤了颤,好看的紫瞳中泛起一层水光。
        濑名泉的唇顺着他的脸颊向上,落下一串轻吻后咬住了鸣上岚小巧精致的耳垂,接着用严肃到极点的语气“盘问”道:
“何况鸣君就那样把自己露出来,剧本可不是这样的吧?鸣君的身体怎么能随便让人看,我可不知道你有这么敬业,嗯?”
炙热的气息让鸣上岚忍不住偏了偏头,可惜结果只是耳朵被完全包裹吮吸。“这有…有什么关系吗?以前…那些杂志…唔……泉!”被那人惩罚似的又咬了一口,饶是他自以为意志坚定不受外力所扰,也有些忘词,原本想说的尽是归天而去。
        “呵…其他的地方工作需要就算了,我可从来没有允许过鸣君把屁股露出来吧?舞台上真正耍流氓的可是鸣君呐~”
见怀里的人因他的话整个都变成了红色,濑名泉还嫌不够道:“说来鸣君下月是和王他们一同演出吧?那个剧本里‘爆衣’的环节可不少呢,鸣君~”鸣上岚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就被濑名泉截断,“还有,演出服可是短裤呢,随随便便什么人都可以看到鸣君的腿啊……”
        趁着濑名泉还没有说出更让他难为情的话,鸣上岚主动将手向下摸去,感觉耳边的呼吸瞬间乱了几分,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知道濑名泉真正纠结的,只是未来三个月继续的禁欲,甚至两地“分居”的相思。
        说什么这样那样的不好,为这样那样的放肆吃醋担忧,反正他们还是要在一起。“呐呐,泉酱什么时候才能来演刀啊,五缺一哦~”
      “烦死人了,鸣君在突然高兴什么啊,这种角色又不是我说要就要的,”完全被挑起了火的濑名泉也不再玩暧昧,手下移动间将鸣上岚身上除了衬衫以外的衣物尽数褪去,“不过放心,鸣君演出时我一定会好、好、看着的。”
…………

————————END?————————

深夜发文,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的发展2333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挂,虽然有辆车但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开了
_(:з」∠)_
各位小天使要是觉得还行就给个关注给个小心心呗
(*´・з・`*)啾♪

【泉岚】忘

食用说明:
突如其来的脑洞,角色死亡梗,慎
文笔渣,可能ooc,慎
啰嗦,剧情废,狗血小短篇
有任何不妥之处请指出,谢~

00.
       濑名泉总觉得,他似乎忘掉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01.
      这样的感觉并不少见,但对濑名泉来说,这却是件在挑战他引以为豪的记忆力的大事。
       可究竟是哪里不对呢?
       他说不出。
       只知道早上起来穿衣服的时候,看着空旷的房间突然升起一丝寂寞之感,明明该是那样熟悉的地方,但他说不出为什么一张床他摆了两个枕头却只占了其中一个,为什么衣柜的一边放满了衣服,另一边却空空如也,他也无法解释为什么起床后的窗帘只拉开了半边,为什么洗漱后要带着浸了凉水的毛巾走入客厅。
       每做一件事,他都下意识地问自己,这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至于结果,他竟然连一丝一毫都想不起来了。

02.
       啊啊,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二十出头风华正盛的年纪,就变得像老头子一样健忘?濑名泉决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向来是个执着的、严于自己的人,从确定自己记忆缺失的那一刹那,就决心要问个清楚。只是在录音室的每个伙伴,就好像提前统一了口径,如出一辙地露出了“你在大惊小怪”的表情,那两个月球人就不说了,可就连向来对自家leader的健忘症看不过眼的幺子,都是一副“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无辜样子。
     “真是的我干嘛要问你们几个白痴啊,”濑名泉抓了抓头发,目光扫过四周,原本要出口的话莫名拐了个弯,“……怎么还没来?”
       没有注意到因为话中停顿而变得笑容僵硬的朱樱司,濑名泉有些烦躁地在室内转了一圈,角落里的朔间终于动了动,一如既往的慵懒,“阿濑你在做梦吗?knights从来只有四个人,都在了啊。”
       是吗?也许吧。只是为什么还不能打破梦境醒来呢,忘却的感觉,超烦人啊……

03.
       濑名泉无数次希望,就像朔间凛月说的那样,一切只是他在做梦。只是当在过去的一周里,他每天早上重复着一些无意义的习惯,无数次在练习休息时打开两瓶水,又无数次在结束工作后绕远路回家,留意着一家甜品店的橱窗后,他再也不能更清楚的知道,他真的忘了。
       其实一个星期前就该知道得不能再知道了,不是吗?那他,究竟在期待什么呢?或者说,恐惧?那是曾经在游木真面前坚持了那么多年的执着,可最终,也压不住从心底溢出的恐惧。
       顺其自然吧,多年的坚持,濑名泉头一次主动选择了退让。

04.
       濑名泉的退让让其他三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其实只有濑名泉自己知道,他只是“被迫”地接受了所有人——朋友,家人,甚至粉丝的设定,knights,从来只有四个人。他找不到属于第五个人的痕迹,但直觉告诉他,失却的记忆里,的的确确存在着第五个人,五个人的knights。
       濑名泉开始学习画画。
       这是所有人都不曾料到的反应。明白自己失却记忆后的濑名泉,好像连他叫人愤恨的毒舌龟毛都一同忘却了,任由制作人安排工作,默默练习每一支曲目,不再责备朔间的懒惰,不再质疑月咏的奇思妙想,除了朱樱的零食照收不误,濑名泉的一切平静得让人瞠目。
      他学习油画,明明最初从人物学起,可除了第一份作业,再也见不到一张人像。画布油彩堆叠的房间,一幅又一幅的风景画也慢慢堆起成山,朱樱司看过,知道那是他们在各地演出后游玩时的景色,他的前辈的确是个不错的画家,但他却始终无法夸赞那些画作。
       两个被禁止进入画室的月球人,听到他的转述也难得严肃,他们说,那是因为他忘了看到风景时的感觉,失了情感的作品,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不能做好。

05.
       这样啊,彼时朱樱司只作随口之说,毕竟他们两个的话向来当不得全真,只有在夜晚回想时,才觉心悸,对未来也变得迷茫起来,这样做到底好不好啊?可惜,已经没有人可以回答。
       午夜梦回,听见风中轻轻的笑声,有什么温柔地落在脸上,烙在心上,可他看不见,也记不起,只有落下画笔时,才觉出些许不同,然而就好像始终不肯回来的记忆,那瞬间的微妙,连最美的风景也留不住。
       梦到的多了,画的也多了,濑名泉也不再想方设法赋予画中草木生机,死的就是死的,他已经努力了。
       濑名泉真正画人物像时,已经是一年后了。画室里各色的风景画堆了快一人高,不知为何,时间标注越到后面,废稿越多,在他决定画人物像前的一张温泉之景,足足废了近十五次,依旧看不出生机,却意外引动了他人,多愁善感的幺子在画室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但无论如何,也忘不了濑名泉的问题的标准答案——knights只有四个人。

06.
       濑名泉的画完成的超乎想象得快。
       不过短短一个月,画上原本凌乱的线条已变成翩翩少年,金发紫眸,小巧的耳垂上,银色的耳钉带着柔和的光晕,朱樱司初见时脱口之问:“您想起来了?!”得到的却是近乎冷漠的反问:“我该想起什么?”
       他看不出他的真假,只能借口离开,自此再不踏入。为什么会忘得如此彻底?是愿望太真还是执念太深?谁也分不出。

07.
       记忆的回归比濑名泉想象得要早。他本已习惯了那些莫名的习惯,甚至想过如果一定只能忘却,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当最后一抹红色落在画中少年的唇上,记忆也像画布上晕染开的颜料一样,在脑海中铺陈开来。
       浅笑的脸上夕阳余晖的红色,甜美的唇上泛着水光的红色,汗水滴落时带着羞怯的红色,还有……
       纤长白皙的手指在他衣襟上一笔一划写下“忘”字时,慢慢流淌的红色,火焰吞噬掉属于鸣上岚的一切痕迹时,耀眼得不可思议的红色。
       濑名泉嗤笑了一声,这样看,他的确是个执着的人,不是么?执着地遵守着那个“不可理喻”的要求——忘。
      口是心非啊,莫过于此。

08.
       濑名泉指尖轻轻点在那漂亮的额上,有什么模糊了色彩——
     “好久不见,鸣君。”

——————END——————

刻章时的蜜汁脑内剧情
→给个签名吧「・▼ω▼・」
leo:“签名是什么?好像很有趣哈哈哈哈~”
司:“姐姐大人的愿望我一定会实现!”
泉:“什么啊超——烦人的,仅此一次听到没有。”
岚:“妹妹酱想要签什么呢?「鸣子」好不好呀~”
凛月:(摸笔)“Zzzzzzzz……”

【爷鹤脑洞3.0】鹤子小红娘

A爷×伪B真O鹤
      爷鹤从中学开始一直到大学都是同学,后来又做了邻居,且都在学生会有职务,因为经常在一起吃饭上学工作之类,所以关系很好,至少在鹤看来两人之间只是非常好的朋友关系,爷其实喜欢鹤但是因为鹤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B女,所以不敢说出来怕吓到鹤,不过在其他吃瓜群众看来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除了接吻完全就是情侣模式,于是伊达和三条其他人联合各路群众用各种方式撮合他俩,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终于有一天,连爷鹤未来的女儿也看不下去了,毕竟爷鹤现在的发展速度决定她以后的年龄,她不想再等别人孙子都有了自己才刚出生,就坐时光机从未来回到自家爸妈大学时代亲自牵线搭桥,告诉鹤麻麻他不仅是个隐藏的O,还会和爷在一起,鹤一开始不接受,但后来在一众亲友的努(tao)力(lu)下终于觉得这样结局也不错,于是皆大欢喜,期间小红娘继承了自家麻麻搞事的天赋,说了一堆“预言”,比如烛台切会和长谷部在一起,双狐会在一起等等,并在监督爷鹤恋爱的同时,大力撮合其他几对CP,让整个校园都围绕在恋(gao)爱(shi)的气息中,然后就是大家有情人终成眷属啦

——小剧场——
某天早晨,鹤被鬼压床——
某红娘:“早安,母亲大人~~”
鹤:“……这真是吓到我了……我一定是做梦……让我再睡一会儿……”
某红娘:“盯——”
五分钟后,鹤怒指书桌(参考哆啦A梦):“你!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某红娘:“嘤嘤嘤……你还我温柔美丽贤良淑德和蔼可亲的鹤麻麻……”

濑名喵的恋爱日记(5)

2025.3.10 星期一 天气:小雨
    一夜无梦。本来以为离开了熟悉的地方一定会睡不着,没想到居然一觉睡到天亮,睁眼看到面前微笑的少年,竟有一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觉,如果他不开口说话的话。
   “啊啦啊啦,近看果然更可爱呢,早上好呐泉酱,今天的早餐有牛奶哦~”喂喂,那种哄孩子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以后再不好好叫我的名字就挠死你信不信啊小鬼。无视了他企图抱我的手,我优雅地转身走向餐桌,用眼神示意他把早餐奉上,他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轻易配合,一时有些怔愣,“哎,汐渊妹妹之前还说泉酱是最难伺候的呢,原来也是很听话的嘛,乖~”说着居然揉了揉我的脑袋,啧,要不是未来一段时间还需要他帮忙的话,他以为我会忍这种事?不自量力的人类小鬼!
    早餐过后,我的新“主人”便抱着我熟悉新家。昨天到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便没有细看,现在重新打量这间屋子,只觉得真是到处透着“变态”的气息,客厅里铺着白色的绒毛地毯,雪白的墙面上绘着花鸟自然,阳台上碎花的窗帘,还有沙发上一整排的绒毛猫咪玩偶,那个鸣上岚真的不是女人吗?
    两室一厅的小公寓,书房卧室也是一样四处透着清新的少女气息,再看着那个卧室梳妆台上近百个瓶瓶罐罐,虽说这样的确颇有“家”的随意舒适之感,但我还是忍不住要二度怀疑那个规矩的真假了,完全想象不了这样一个内心装着粉红少女的“命定之人”会让我有什么力量上的改变,罢了罢了,就先给他三个月好了,三个月后还是什么都没有改变的话,我可是一定会想办法让汐渊带我回去的,反正于我而言,一个人也足够完成修行了。
    所以呐,鸣上岚,你一定能达到我的要求的,对吧?

凑表脸打滚求关注求评论求小心心(〃▽〃)啵

【爷鹤脑洞2.0】完美剧本

排版什么请无视_(:з」∠)_

本丸设定爷鹤
      本丸里有两只鹤,不过一个是正牌鹤,另一个是被穿越者换了内芯的鹤,穿越鹤原来在现世是个写三日鹤同人的男审,这个本丸就是他写的同人文,按他之前的设定,自己穿越后会完美复制原鹤的一切技能并自带光环成功勾搭到爷,甚至可以开后宫收个一期光忠之类的,然后另一个鹤因为喜欢爷而不得各种黑化,各种作死想把自己杀掉,最后被所有人厌弃碎刀而死,自己则作为一个完美白莲花受尽宠爱,当然期间还包括各种吃醋然后强迫之类的雷剧情,但是事实上包括爷在内,所有在理论上和鹤有羁绊的刀对穿越鹤都很冷淡,甚至爷一直只叫穿越鹤“鹤丸”,后来真鹤出现,穿越鹤因为剧情变化本想劝说这家婶延续只留一把刀的习惯,直接将鹤刀解,防止真鹤妨碍自己攻略爷以及开后宫,没想到真鹤一出现就被爷带在身边亲自“调教”,而其他刀知道婶是鹤厨会把另一个专门留在本丸“观赏”,也就都没在意,穿越鹤没办法鼓动其他刀刀一起让婶“维持公平”,只好靠后面的剧情安慰自己,毕竟在穿越鹤看来自己才是爷的官配,不过最终在目睹爷鹤在万叶樱下告白接吻(爷单方面吻额)后终于黑化,自己走上了作死的道路,凭借lv.99对因为婶私心而保持未特化幼体状态的真鹤各种欺压,于是遭到三日月•终于等来鹤•谁也不能欺负•护妻狂魔•lv.99怕你啊•宗近的报复,又因为爷做得隐秘还有大亲友帮忙,所以他人看到的只有穿越鹤单方面的欺负真鹤,也对穿越鹤冷淡了起来,穿越鹤还想着开后宫所以不想被其他人也讨厌,就在一次出阵中想搞个大事,好歹让大家知道知道自己作为一个有颜有势的满级四花的重要性,结果自己玩脱了直接被碎刀,回到现世发现自己原来所有的设定都由穿越者与刀变成了刀刀们内部官配,从此发誓不再写同人文什么的

【爷鹤脑洞1.0】三明传

暗搓搓寄存个脑洞,不一定会有后续
需要自取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三条亲王爷×五条皇帝鹤
     五条皇帝驾崩,新皇继位,其他国家派使臣来“围观”成为新皇的鹤,爷是三条使臣。两人幼时有段孽缘,鹤原来离家出走跑到三条的时候遇到爷,因为爷长得好看就死跟着爷,后来和爷出去玩的时候被逮回五条,爷以为鹤是三条的人就一直在三条找鹤,还因为鹤拒绝成为三条的皇帝,做了个闲散王爷方便接着找鹤,小狐丸等觉得这样白养着爷不行就联手套路了爷打发爷出访五条“散心”,爷在宫宴上认出五条新皇就是那个小时候赖在爷家骗吃骗喝了几个月,结果突然消失害爷惦记了十几年的小骗子,但是鹤并没有认出爷,于是爷很不爽,决定“报复”鹤骗心之仇,回去的时候稍稍改变了容貌以“五阿弥切”为名,借一个五条大臣的庶子的身份留在了五条,准备伺机接近鹤然后让鹤好好回忆一下,正好不久后鹤要选妃以充六宫,于是爷就代替了那家大臣的女儿入宫,虽然那位大臣地位较高,但因为是庶子的身份,爷只能从贵人做起,没有自己的宫殿就和新入的茶(划掉)叶妃莺丸住在一起,鹤和莺原本就是朋友,鹤为了躲避政务和光忠麻麻加长腿部的联合说教会跑到莺这里,于是爷很快用茶叶“收买”了莺,并成功引起了鹤的注意,然后就是爷如何追妻的励志(并不)故事……

——小剧场——
      三日月以为,要成为皇后,自己只需要拿下五条的小皇帝,后来才发现,最难解决的不是大boss鹤丸国永,而是那群阴魂不散的NPC——
       贞妃太鼓钟贞宗:“你走!你谁?!不准和我抢鹤丸哥哥!!”
       叶妃莺丸:“把鹤给你那不是没人给我免费贡茶了?所以抱歉啊三日月~”
       侍卫长一期一振:“任何对鹤丸陛下图谋不轨的人都不可饶恕!”
      礼官长压切长谷部:“为皇者当开枝散叶,独宠月妃于礼不合balabala……”
      时溯皇帝鬼丸国纲:“鹤丸国永,与其做他三条的王妃不如你来做我时溯的皇后?”
      非洲太后婶婶:“三日月我数一二三你还不来本丸就永远别想嫁(娶)我鹤鹤!”
      三日月:“滚——!!!”

【泉岚】濑名喵的恋爱日记(4)

2025.3.9. 星期天 天气:小雨,微风
    那个叫我小乖的讨厌的小鬼又来了。
    汐渊看上去跟他很熟的样子,“啊,岚姐姐已经搬完家了吗?”什么啊,叫一个男人姐姐这种事听起来就很变态,汐渊那个白痴怎么说得出口,还有,他们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不过很快我就没功夫关心这种问题了,我怎么也没想到,在我不知道的时候,那两个家伙竟然达成了不得了的协议——
    “嗯搬完了,本来以为可以和小mika差不多时间搬家的,结果因为还有公司合约和人员调配的问题耽搁到上周四,害的人家现在才能来接小乖。”天知道我听到他说“接小乖”的时候好容易才没从爬架上掉下来,忍不住朝着他发出威胁的声音,如果他敢说“小乖”是我的话,我一定会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白痴小鬼扔到街的另一头去!然而对于我的威胁,全店里唯一听得懂的人类翻译道:“啊呀濑名前辈好像已经等不及了,让姐姐早点带他回家呢~”
    回家?!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好吗,还有,真是白痴啊女人!随便曲解他人意思就算了,还在名字后加前辈这样的人类称呼,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是一窝妖怪吗?等历练完回家一定要开除这个拖后腿的家伙!所幸鸣上岚那个小鬼并没有发现异样,反而打听起我的名字,“啊啦居然有名字吗?”哈,名字而已你这个愚蠢的凡人露出那种表情是几个意思啊?汐渊在一旁点头,“嗯嗯有的,叫濑名泉哦。”“是泉酱啊,”他说着抱起我,“那,今后请多多指教哦~”
    灿烂的笑容映着他水晶一样漂亮的紫眸,温暖的怀抱里传来一丝淡淡的花香,我举起来准备挠他的爪子就那样轻飘飘地落在了他的胳膊上,换来他一阵轻笑,又摸了摸我的脑袋,“那我们回家了哦,泉酱~☆”
    这都什么啊,要不是梦之咲明确规定我们只能也只可能由“命定之人”带入人世,我才不会选你这样奇怪的讨厌鬼。
    ps.他家养猫的地方还是挺像回事的。